我怀念的

        是时候写一些东西了。

        从西宁回来,每天忙于工作和自己的各种计划,转眼间两个月过去。感觉仿佛自己做了很多事,又感觉什么都没做,到今天才忽然意识到这一年要过去了。

        因为最近的境遇,我的本意是要开展一次自我批判和自我教育的,鉴于从来都不擅长这一自己迫切需要的事情,加上又记起上次还有一个故事没有兑现,那就暂且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骑完青海湖回到西宁,火车是第二天中午,于是非计划中的北禅寺得以成行。北禅寺就在西宁城区旁边的山上,很近。下了出租车,远远的就能看到山上连绵横贯的建筑和景观。穿绕过山脚的大殿,沿着长且陡的山门梯一路走上去,就到了悬空寺所在的半山腰。道路分两边,左侧可以直接到上寺门,右侧上山从山顶绕一圈再下山。这当然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的选择必然是符合墨菲定律的右侧。绕了一圈没有找到悬空寺却在下山的路上远远看到悬崖边围墙后的飞檐,当然只能用好事多磨来自我安慰。下到山门前,第二次爬长长的石梯。

        攀上被挡住的玄女殿,正想前行沿着崖边去究窟十八洞看看,却发现前边的道路垮塌了一大片,无论如何是过不去了。我必须承认在那一刻之前,仅仅把这里当作一处普通景点看待,打算逛逛而已。发现无法过去那一刻,望着对面隐隐约约的壁画,突然地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怅然的下了玄女殿,与一个中年道士擦肩而过,前行一小段,看到历经千年风雨冲刷的闪佛,看到几百年前修建的几十年前就断裂的木桥。再前行,抬头就看到了悬崖上的走廊和亭台,随时都有垮塌下来的迹象。我在悬崖下来来回回的窜,踮着脚尖的看,难以压抑对此处的喜爱。再往前,就是殿门,可以进去到达悬崖边上的走廊一探风景。可惜时间太晚,大门早已上锁。

        沿着夕阳映射的山路惆怅的下山,幸好第二天尚有时间,再上来一次的想法是可行的。下山询问道士时才得知,刚才擦肩而过的那位师父,就是去关门的,当时要是问一下,也许可以看到,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晚上在青旅大堂戴着耳机绑好了车就早早的睡下了,恨不得眨眼就到天明。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青旅大堂空荡荡的,大家都在睡觉,一个人都没有。天已大亮,太阳还没有出来,我沿着石梯一步一步的向上,清晨的雾气和山间山林的气息环绕在周围,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感受过了。第三次爬上这个长长的石梯。回来后看《转山》,李晓川赤裸着对着雪山说“看来是你没得诚意”,那一刻有深切的体会,当然我比他运气好一点,后来看到的一切证明三次爬梯的代价是值得的。

        到达殿门前,师父预料之中的还没有来,我坐在台阶上侯在门前,感觉自己像是半夜敲门三下等师父传法术的孙悟空,又感觉自己很是莫名其妙。

        抬头看看道路和建筑,一片破败的迹象。山体经历风化和雨雪冲刷,到处是随时都会跌落的石块,大自然随时都会摧毁这整处风景。悬崖边的挑檐早已失去了当年油漆的颜色,只剩下灰白的漆皮乍起,在老旧的木头上皲裂开来。建筑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随处可见的道教建筑风格。来往的游人不多,上山的人中,以锻炼身体的市民居多。要不是离市区这么近,很难相信会有人专程前来。

        那么我这么心心念念的要来看,一趟又一趟的来爬,为的是什么呢。毫无疑问,它的历史感它的沧桑感,它的临渊屹立它的无可挽救都深深地抓住了我,让我不能自已。除此之外其他的东西呢?

        这时候师父来了,他打开门就朝后面走去不见了。我抬头再次仰望一眼,心说道,我来了。一个人沿着殿内的道路逐级走来,一步步走向目的地,那悬崖边绝美的悬廊。我穿过大殿穿过小厅,再绕过一段崖壁上绕到殿堂顶上的小道,通向悬廊的木门就在小道尽头。

        可是。门是锁上的。年久失修,悬崖边那段走廊和小亭,已经无法抵达了。而就在这朽旧的的木门之后,咫尺之外,那美丽的廊道和亭子,却什么都看不见,在离它最近的地方。我站在木门前许久,扶着柱头,一动不动的看着木门。尝试转头再转过来看木门,没有错,它是锁上的,不是自己看错了。过一会儿,折身离开,刚走出几步,又复回到木门前。

        就这样,我站在亭台楼阁中间,站在同是悬廊的木板道路上,站在木门前,默默的站了很久。我想做一切来奢求一个抵达,却又什么都不能做。

        失神地一步一步撤下来,走到殿门前,抬头又看见了那亭子。朝阳已经升起来了,穿过云雾的阳光洒在狰狞的崖壁上,洒在安静隐秘的亭子上,洒在悬崖边的廊道上,洒在我的眼里,给一切都镀上了一层光辉。一切又都变得美好,那么的充满希望。我站在亭子下边,仰头再望一眼,如果命运让我只能这样的看着你,那我就这么的看着你罢。

        在清晨的微风中,迎着初升的朝阳一路走下山来,我渐渐想到,于它本身特殊的,是它倚立在悬崖上,迤逦在消逝中,屹立了上千年。而于我,或许就是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这一切,与七年前的平安夜一样,都很美好,都妙不可言。

土楼观远观

围墙里的亭台

疑似壁画

九窟十八洞

闪佛间桥

悬崖边的亭台

念天地之幽幽 独怆然而涕下

山脚下大殿

再会

临渊屹立

*- - - - - -

Fan - 182.151.214.151 - 2011-12-27 07:00:06

木门和朝阳那一段,写得尤其好,让我身临其境一般,感同身受。

昨天看到更新后一直也没想好回应一些什么话。也许最好的方式,是将这文字珍藏,妥帖而真切的仔细回味。

sun23 - 58.251.137.123 - 2012-01-11 08:24:23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呵呵,突然感觉在这样的地方是不是沙尘很大,,,

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中会恍惚有种穿越的感觉吧?

ytt - 61.149.192.72 - 2012-01-11 14:49:41
这环境沙尘不大,挺干净的。你可以搜索丹霞地貌的成因。

相当的恍惚,相当的穿越。你最好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