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墙

        可曾试过在闷热的夏日午后,打来一盆凉水,将带着汗的脸从鼻尖开始,慢慢的浸入水中?当水渐渐的漫过眼角,感受凉意带来的快感,仿佛是用鼻子闯入了一片新的天地。

        街道的声音,知了的声音,旁边水管的滴水声,都清楚明了的被耳朵接收到;与此同时,声响也传到了水面,通过包围在脸庞的水,传到耳朵里。这一刻已经能感觉到其中的差异了,仿佛有一点模糊的很奇特的声响,但又听不贴切。感觉很像鸵鸟,只留一对耳朵在外面听声响,很有趣。等水漫过耳朵,所有的熟悉的声响都听不到了,只有朦胧的混沌的音节传来,完全不知所云。偶尔会有用手激起的水滴声清晰无比,脸颊感觉到的是凉水的凛冽,但除此之外,耳朵听到的只是无与伦比的寂静。

        我曾听从一本书的教导,在老家的山林里通过鸟鸣感受过空谷的寂静,但年少的我更喜欢的是水中这种混沌的寂静。坐在山谷里石头上树荫下,听过一声鸟叫之后,你总会有所期待,也许就在下一秒,会再有一只鸟儿,她飞翔而过看到你,于是朝你叫了一声。而扎入水中则完全不一样,浸入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就已经放松下来,哪怕群鸟飞过鸣叫,你也不会听见。或许能听见一堆混乱的声响吧。山谷的寂静里充满未知的等待,而水中的寂静则完全可控,一切尽在掌握。

        年少时在山区的夏天,还有一处风景也是总能勾起回忆的。到了闷热的下午,空气愈发的潮湿,天边毫无征兆的就来了一片黑云。上一刻还被太阳照得晃眼的窗外,突然就暗了下来。没来得及探出头去看天上的云到了哪里,树叶已经开始晃动,微风成了大风,书桌上的作业本被吹得翻来覆去的,屋里的门被狠狠的关上又吹开,阳台上的杂物注定是要散落一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背后往往是一片狼藉。收下来阳台的衣服,关上窗,窗外已经黑得跟傍晚似的,呼呼的大风却又消失了。风停了,雨还没有下来,天地万物仿佛都商量好了似的,大家静静的等待,直到第一颗雨滴啪的打到窗玻璃上,紧接着无数的雨滴落下来,像傍晚的黑暗中远处的树木和建筑,渐渐的被雨幕给挡住了。

        搬个凳子到窗边坐下,看着天地都消失在雨幕中,渐渐的什么都看不到了。风已经停了,雨幕直直的打向地面,窗玻璃也静下来,不再发出任何声响。推开窗,除了扑面而来的水气,耳朵能听到的还是无与伦比的寂静。放眼望去,一片雨幕白茫茫,侧耳细听,天下地上处处都是声响,又无比的安静。

        到了北方,虽然没有南方那样磅礴的大雨,但一旦下起雪来,也是很不错的。下雪总是悄无声息的,所以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到处都飘着雪花了。最开始总是很小的雪花,一片片飘下来。刚到北方的时候,按捺不住兴奋,拼着丢脸也要伸手接点雪花看看。也总喜欢在窗户背后,看近处的雪花飞速的划过,远处茫茫的一片,渐渐的也什么都看不见了。雪夜煮茶本就是乐事一件,自然不会放过。在冬夜泡好茶喝上一口,看看窗外的茫茫大雪,转过身来,心底里只剩一片平静。

        不过人生自然是有许多求不得,想起去年的每次出行,游黄山求壮景被雨雾遮挡,去哈尔滨求雪景片雪未下,到西湖有了小雨已算美景,但也未能见到最美的雪景。

        世间的事总是这样,泡在水中终究是憋不住要呼吸,倾盆大雨也必然伴随着云开雨歇,遮天蔽日的白茫茫也最终变成厚厚的积雪,此刻的一切美好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刻消逝。但未来有着无数的可能性,就像谁也不曾预想到,帝都初春的夜里,居然会飘起比严冬还大的雪;两个小时前的我,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一堆絮叨。

*- - - - - -

Chris - 119.4.233.171 - 2012-05-07 13:52:21
*还不更新!

z^n+x^n=x^n - 61.135.169.73 - 2012-05-07 11:40:50
有一种状态叫“老夫聊发少年狂”

ytt - 61.149.196.53 - 2012-05-07 13:53:25
 

不老不老,年轻着呢。最近在贵度挺开心的吧?

葵 - 113.12.77.20 - 2012-05-21 03:35:39
已阅  葵

z^n+x^n=x^n - 61.135.169.73 - 2012-05-21 06:44:40
擦,哪有您哈皮啊,听说你当给你加官加爵呀,哈哈cheeky

ytt - 124.42.87.35 - 2012-05-21 07:42:44
。。。。。。我要删你贴了

ytt - 124.42.87.35 - 2012-05-21 07:44:28
葵总忙,什么时候过帝都才有时间赏脸见下我等码农